close


最近,突發奇想,要學京劇。那倒不是現在才喜歡上的。

我這個歲數的人從小就在現代京劇的燻陶下成長起來的。

我還特別愛聽,好些片段不說倒揹如流,起碼也是信手拈來,

加上本來嗓子就不賴,更是愛顯擺囉。誰叫咱有資本呢。

十幾年前聽過一段折子戲,叫《賣水》,特別是裏面的小丫環的
表演者那機靈的眼神、調皮的模樣、活潑的身段、歡快的唱腔都

讓我歡喜不已。還有貴妃醉酒里的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

兔又早东升那段。場面浩大,唱腔委婉 ,演員裝束華貴典雅,

我一直掛記在心,可就是沒想着去學。


直到這幾天才想起來要到網上下載來邊聽邊學。沒曾想記憶力大

不如前,好些個地方都要听幾遍才勉强跟上。年輕就是好啊!

想當初,年紀小,記性好,可以說是過耳不忘。其中的戲詞也

是,只要會唱,那是一定背得出的。

想想也覺得奇了怪了,唱歌的歌詞我就從來背不出,都只會唱卡

拉OK的,離開歌詞提示就抓瞎,而戲詞就不用,只要胡琴聲響

起,戲詞就脫口而齣,真的是曲熟詞就熟(或許是當時的革命

樣板戲的編麯、編詞都是經過反反復複,仔細推敲,才能琅琅

上口的。听大人們說,當年的樣板戲可是作爲革命任務來抓的

啊,從創作班底到演員都是全國數一數二的)。

在我內心深處,對唱戲還有個不小的疙瘩呢。記得那還是上小學

四年級時,上海京劇院的老師到我們小學來挑選學員。當時音樂

老師不知爲何挑了一個含有濃郁蘇北口音連普通話都說不好的女

孩子。當老師辦公室里傳來走了調的京劇曲調時,我心裏

十分氣惱。我攔住剛走出辦公室的音樂老師,肯求她讓我試試,

但老師說我膽子小,唱不了沒被允許。我很音樂老師爲什麽

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膽子小,才更需要鍛煉的機會呀。

等我長大一點後我就恨我自己,恨自己爲什麽那時沒有鼓足勇

氣沖進去,直接唱給戲校老師听!說不定我們的戲劇舞臺上又
多了一顆新星哦。呵呵。

(所以,我現在教導女兒的方針是:是金子總是會發光的這句話

是錯誤滴,在現代社會應當改爲:是金子就要爭取發光)。

哎呀,好在那個女同學只學了兩個月就被退囬來了。這讓我內心

平衡了許多。


繼續來:

清早起来什么镜子照? 梳一个油头什么花香? 

脸上擦的是什么花粉? 口点的服脂是什么花红? 

清早起来菱花镜了照, 梳一个油头桂花香, 

脸上擦的桃花粉, 口点的胭脂杏花红。 


繼續學小丫環梅英挽留小姐在后花園;

繼續學貴妃: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鸳鸯来戏水,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melon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